直播课堂:“互联网+”背景下古代文学类课程教学改革的新思路

- 首页 >> 其他

当前在“互联网+”时代背景下,社会整体信息化程度不断加深,信息技术对教育的革命性影响日趋明显。“网络直播”作为网络时代信息传播的新手段正被引入教育领域,促进了“直播+教育”的迅速发展。据最新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2016年网络直播用户达到3.25亿,占网民总体的45.8%。2017年这一数字增长到4.22亿, 到2018年已俨然形成了“全民直播”的态势。而在当前的中国古代文学类课程教学中,还普遍存在着学生自主学习意识淡薄、学习积极性不高、师生间缺乏有效及时的沟通等问题,需要我们不断进行教学模式的改革,以提升教学效果。随着“直播”时代的来临,文学教学应当也必须适应形势发展,不断丰富和完善教学手段。尽管还面临着一些挑战,但“直播课堂”代表了未来学习互动与环境构建的一种发展方向,会受到更多的“数字一代”学习者所追捧。


1 直播课堂的概念和发展历程

所谓“直播课堂”,即采用直播的形式实施教学活动,利用网络直播技术实现教师与学生的沟通与交流的一种教学模式。其本质“是将直播教师现场发生的教学内容,以某种载体形式实时地(或适当延时)通过网络技术发布给学习者”。[1]


直播课堂的基础是直播技术的发展和演进。直播作为一种传播方式是随着电视的产生而出现的。后来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有线网络直播应运而生。但这种直播方式往往较单一,多是面对电脑屏幕进行解说,且对时间和空间有较高要求。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成熟,特别是智能手机的普及,各类直播APP纷纷出现,直播形式日益灵活,参与人数越来越多,催生出一大批“网红”群体。自2016中国网络直播元年以来,直播平台和人数都呈现井喷式增长,这为直播课堂的产生和发展提供了时代土壤。


曾有研究者把我国在线教育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代以简单的文字和图片为主;第二代以录播为核心;第三代则是直播。”[2]此观点颇具启发意义。如果把“图文为主型”视为在线教育的1.0时代,“录播为主型”视为在线教育的2.0时代,“直播为主型”则可视为在线教育的3.0时代。这里的时代变化并不只是简单的数字更替,而是在教学方式、手段和效果诸方面都有了本质的进步,体现着互联网技术的日益成熟和智能学习终端的日益普及。在3.0时代的直播课堂,不仅“向下兼容”前两代在线教育的优点,而且还有自身的独特优势。


2 直播课堂的优势

通过把直播课堂引入古代文学类课程的实践,笔者发现:与“图文为主型”教学模式和


“录播为主型”教学模式相比,“直播为主型”教学模式有自己的显著优势。


首先,直播课堂还原了课堂的沉浸感,进一步加强了课堂的互动性。“录播为主型”的在线教育时代,虽然具有内容质量高、复制传播性强、时间地点灵活等优势,但学习者的课堂沉浸感体验却仍显薄弱。因为学习者观看的是提前录好的视频,师生间不能即时反馈互动。虽然有的录播课堂(如慕课)配有相应的课程论坛和讨论区,但实际学习中仍存在着滞后性,学习者不能像面对面授课那样实时得到教师反馈。实际上在课堂教学过程中,除了师生提问、回答这种语言交流之外,教师的肢体语言和师生实时的情感交流也是不可忽视的重要方面,这恰恰是“录播为主型”教学模式所缺乏的。相反,直播课堂作为实时交互的课堂教学模式,师生间具有“同场同步性”特色,教师肢体语言、表情动作等都可及时反馈给学习者,学习者因此会大大增强学习的临场感和沉浸感,获得更接近于面授的课堂教学体验。比如,笔者在讲授“古代诗歌的吟诵”这部分内容时,教师先做示范吟诵,再实时选择收看直播的学生进行模仿跟读,然后再予以点评,这就及时掌握了学生的接受效果。


其次,直播课堂降低了课程的实施门槛,进一步提升了学习的自由度。


在网络和智能终端设备不够普及的时代,在线教育只能采用简单的图片和文字传输这一形式。而今随着技术的进步,学习者可以自由选择各类线上视频课程学习。在学习者日益得到便利的同时,不容忽视的是:制作录播课程的门槛普遍较高。在软硬件准备、场地安排、视频录制、后期编辑诸方面都有较高的要求,需要专业制作团队予以配合。而直播时代各类直播平台功能日益完善,在手机性能、网络带宽、上网资费等硬件条件日益便利的今天,人人都能当主播。教师可以根据自己的时间与课程进度,随时随地进行直播,学生也可以随时随地进行学习,师生教学的自由度进一步提升。无论是直播者还是学习者,除了上网费用之外,不必负担其它任何费用。直播课堂的实施门槛大大降低。同时,直播课堂让人人都能成为知识的传授者,除了传统的师生教学之外,生生教学也成为可能。比如,在古代文学直播教学中,一位教师加上一部能上网、能摄像的手机就是一个微型的直播课堂。而学生也可以自由组建直播小组,自己当老师,互教互学。


再次,直播课堂增强了师生的责任感,进一步提高了课程的完成度。


录播时代教师的授课视频是经后期制作剪辑再发布到网上的。因此教师可以有比较充裕的时间对讲授中出现的错误或者不满意部分进行后期修改调整。而直播课堂的即时性使教师必须尽可能的减少错误,因为教师在随时得到学生反馈和评价的同时,也意味着随时会受到学生的监督。这就对教师的授课效果提出了更高要求。以笔者亲身经历而言,在直播模式下,教师除了讲授知识点之外,还必须实时观看和反馈学生问题,相比录播,教师的注意力更加集中,压力也更大,相应地也“倒逼”教师在直播前更加充分的做好准备,以应对直播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另一方面,在直播课堂上,学生也将面临教师即时的提问和检查,较好地弥补了录播教学模式下学生参与度低、完成度低的不足。过去在观看慕课视频时常出现的学生一边开视频,一边做自己事情的“刷课”问题,在直播课堂上将会因教师随时随地的检查督促而得到较好的解决。


3 直播课堂的不足和改进建议

毋庸讳言,直播课堂也不是十全十美的,目前还存在两方面的不足:


其一,直播课堂的师生互动仍有局限性,不能完全取代传统的面对面教学。


虽然直播课堂力图在授课效果上接近真正的面授教学,但师生的交流仍受限于网络、受限于直播平台、受限于直播过程中。一旦直播结束,师生的互动交流也就相应结束。虽然很多直播平台提供了直播录像回放,但观看录像的学习恰恰又回到录播时代的学习模式,没有发挥直播课堂的即时互动优势。另一方面看,传统面对面教学中师生之间互动和交流是多方面和全方位的。传统课堂中可能出现的欢快气氛、集体聆听相互感染的氛围、临时生成的问题和精彩回答,都是线上课堂缺乏的。另外,传统学校教育中,师生间除了课堂互动交流,还有课后互动交流,以及参加校内活动的互动交流等。可见,师生之间现实的互动交流无论是深度还是广度上都要远远超过直播课堂的互动交流。


其二,直播课堂的学生参与度参差不齐,与师生间熟悉程度成正比。


虽然直播课堂学生参与程度比传统录播课堂要高,但不同直播课堂参与程度存在着很大差异。以笔者体会而言,如师生之间比较熟悉,师生相互比较熟悉,那么在直播时学生参与热情就更高;如果师生之间比较陌生甚至完全没有见过面,那么直播时学生反馈互动的热情就相应降低,有时甚至会“冷场”。这对直播中的教师而言,无疑是一种消极影响。


通过以上两个因素的分析可以获得如下启示:直播者和学习者之间,如果能够有机会实现线下见面,那么效果将会好于单纯的线上授课。因此,在直播课堂开展的过程中,师生之间的线下定期见面是必要的。那么,如何充分发挥线上直播课堂和线下见面课堂的优势呢?翻转课堂恰能满足这样的要求。翻转课堂是指将课堂内外的时间进行重新调整和分配,把学习的决定权由教师转移到学生身上。在录播课程时代(比如慕课),翻转课堂就已受到广泛重视,直播时代的翻转课堂则需要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深化,在翻转的深入度和及时性等方面都有新的要求。因此,将直播课堂与翻转课堂结合起来,打造“直播+翻转”的课堂教学模式,可谓一举两得:通过线下的翻转见面课程,既弥补了纯线上直播中师生互动交流的局限;又纾解了师生间因熟悉程度不同而带来的陌生感和疏离感,进一步提升了直播课堂学习效果。


总而言之,面对古代文学类课程教学改革的现实要求,面对直播课堂这一新兴在线教育模式的快速发展,我们应抓住机遇,顺势而为,打造“直播+翻转”的课堂教学模式,为古代文学类课程的教学改革提供新的思路和方向。